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课堂

如何培养儿童的共情能力?

发文时间:2018-10-19 17:15:50  发文作者:

  一位老人坐在公园的椅子上呜咽,他刚刚失去了相伴多年的老伴儿。男孩看到此情,跑过去看个究竟,他爬到老人的腿上,静静地坐在那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老人一下子就觉得好了很多,情绪也稳定下来。后来,男孩的妈妈问他对老人说了些什么,男孩答到:“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帮他哭泣。“

  从生命开始的那一刻,我们的机体就具备了共情的能力。新生的婴儿听到其他婴儿的哭泣声时,所做出的反应就是自己也跟着哭;在看到小伙伴不开心时,很多仅两、三岁大的幼儿也会做出安慰他人的举动:他可能会把自己的食物、玩具放在小伙伴的手中,并且用肢体语言来表示他的关心。如何培养儿童的共情能力?  我们能够了解别人的情绪是因为大脑中有被称为镜像神经元(mirror neuron)的神经细胞。这些神经元会因为看到别人微笑或皱眉而激活,通过对观察到的面部表情提供一个内在的模拟,并经由脑岛将讯号传递至边缘系统。这样,我们的边缘系统就会提供所观察到表情的情绪感觉

  共情的能力由多方面所组成。比如情感识别,有共情能力的人首先要能够识别他人的情绪变化,这种对他人情绪的辨认与理解是社会认知的核心。而患有自闭症的儿童,他们的大脑发育没有到达这样的高度,所以他们也很少表现出与共情相关的行为和体验。具有共情能力的人时刻都很清楚,真正的情绪体验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而不是观察者自己的身上。虽然共情的效力是强大的,但也是有界限划定的。如何培养儿童的共情能力?  婴儿的一些共情反应是纯粹、本能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共情的能力会慢慢的内化至价值观,直至成为道德行为的核心,这就需要儿童学会鉴别他人的情感状态,并掌握采取何种方式来应对。下面是儿童发展心理学家 William Damon1988)对从婴儿期至青春期的儿童共情能力发展变化的分析。

婴儿早期:对自我的情感和需要之间的边界很清楚,但不能区分自我和他人的情感与需要。

1 2 岁:能够将辨别他人悲伤的情感发展为真诚的关心,但还不能将这种情感真实化地转变成有效的行为。

儿童早期:儿童意识到每个人的观点都是独特的,不同的人对同一情境会有不同的反应。借此,儿童会对他人的悲伤做出更适当的反应。

1012岁:发展出对处于不幸困境中的人的共情——穷人、流浪者及残障人士。到青春期,这种共情能力将对个体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带来人道主义的色彩。

  培养儿童的共情能力,既是培养,那多为后天所得。共情行为是先天还是习得,不同理论流派的观点也不同。如前所述,共情有其生理的基础;进化理论也认为,共情是人性的基本成分之一,有助于种族的延续;而社会学习理论则认为这来自儿童社会经验的积累,也就是说共情是习得而来的;认知发展的理论也同意这一观点,并进一步指出随着儿童的智力发展,在获得重要认知技能的同时,也影响着儿童运用共情行为的动机。

  暂从社会学习理论来着重说明。

一、行为的榜样

  儿童共情能力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能促进亲社会推理的成熟,也促使他们能够无私地关爱和帮助任何处于困境中的人(Eisenberg 1999)。而对儿童的亲社会倾向产生最普遍而深刻的影响是他人的行为,也就是儿童所接触的榜样(Albert Bandura 1989)。

如何培养儿童的共情能力?儿童通过对榜样行为的观察,可以学到共情能力及利他行为。

二、强化其行为

  做为儿童所接触的榜样——父母,经常向儿童做出有关利他行为的宣扬,赞赏那些共情能力高,又表现出亲社会行为的儿童,从而这些奖赏产生的积极影响也会与亲社会的行为联系起来,而儿童也往往会力求实现由自己所尊重的成人制定的目标。久而久之,共情能力就成为一种自我的强化。同时,也帮助儿童内化社会规则及责任,更加促进了共情能力的提高和利他行为的发展。

三、实践与传授

  儿童在观察到父母的助人行为后,特别是父母为其提供了有说服力的助人理由,同时又给予行动示范的情况下,儿童会更具共情能力,并乐于助人,这种行为还能对儿童产生长远的影响。在这个过程中,父母的共情能力及教养方式同样影响着儿童。当孩子出现伤害他人的行为(争执、言语及行为的攻击)时,更多使用非惩罚性方式的父母,常常表现出对别人的同情和关心,他们会劝导孩子为自己的错误行为承担责任,并督促孩子去安慰和帮助对方,这通常能培养出更富有共情能力的孩子;而经常使用强制及惩罚方式的父母则阻碍了孩子共情能力的发展,同时也削弱了孩子道德能力的成熟。如何培养儿童的共情能力?共情能力高并愿意做出亲社会行为的儿童,通常他们的父母总是鼓励着他们,并以身作则。

  二战期间,日本驻立陶宛的代领事杉原千亩在明知帮助犹太人会毁掉自己外交官的生涯后,还是为他们开出了几千张出境签证。是什么原因让他做出如此的牺牲?通过回顾他的生长经历可以追溯:首先,在他的童年时期,目睹了父母的善行。他的父母帮助陌生的旅者,给他们提供关怀和避难所。这种早期的经历使杉原将更为广泛的群体纳入到了“我们‘的概念中。其次,杉原与一名犹太少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既而也获得了与少年家庭进行社会交往的机会。如果对个体的困境表现出共情,那用相同的方式帮助相似的其他人也一如既往。最后,牺牲自己的权益来保护他人的信念已与杉原的自我概念相一致。

  透过扩展”我们“的概念、早期与受害者的关系以及助人的自我形象这三个联结的因素,对杉原千亩的行为就不难理解了。这些看似平常的动机,却影响着共情能力和亲社会行为,多种动力的相互作用带来助人行为。对儿童共情能力的培养也可窥见一斑。



地址:南京市秦淮区钓鱼台路147号     邮编:210000     技术支持:南京冠邦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办公室:025-86624176     电子邮箱:ch@Mmmche.cn

万博亚洲  备案号:苏ICP备08103947号-1